瑜伽圈的神秘流行:关节过动症候群?

「这叫关节过动症候群(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JHS),」神经科医师这么说。

在经历了一整年缴交高得吓人的健保扣除额后,我曾考虑叫我先生开车辗过我的脚,以符合保险公司支付帐单的苛刻条件。

但我没这么做,取而代之的,我选择尽可能地向保险公司说明我健康上的议题。在众多健康议题中,自小便困扰我至今的偏头痛高居榜首,于是我挂了一位神经科医师的门诊,他的专长是头痛。

在看完我的病史,并做了检查后,他问:「你能试着前弯碰到脚趾吗?」

我以Uttanasana的方式将自己对折,轻易地将手掌放在地面,额头贴上小腿。他愣了一下,做了记录,然后示意我退出动作回到桌旁。

「请将手肘伸直,」他说。

「伸到底吗?」我做了确认。

「是的,尽你所能。」

他弯屈、伸直着我的手肘与膝盖,不过我其实可以直接告诉他它们是过度伸展的。他也在病历表中看到我X光拍出来的脊椎侧弯。他拉扯我的皮肤,测试皮肤的弹性。

「你的肌肉会疼痛吗?」

「超级痛,」我回答。「我的颈部、肩膀和下背总是不舒服。我的荐髂关节并不稳定,我还有几根肋骨不在该有的位置上。我从小就有手腕肌腱炎,然后如果没注意的话,手肘肌腱炎也会复发。」

「练瑜伽有帮助吗?」他问。

「有的,如果…如果我保守一点,我是这么做的。但若我想拼柔软度,就得付出代价。」

「你能够折大拇指碰到自己的手腕吗?」他询问。

「现在不行了。我小时候常常做这些事──用脚碰自己的头,把脚塞在头后面,」我回答。「我以前真的很能折,现在依然比一般人来得柔软,但没有我的一些同伴厉害。」

我将自己这样的人称为「紧绷的橡皮人(tight, bendy person)」。

我的关节活动度很高──实际上是过高──但我的肌肉很紧绷,长期以来有着许多气结。我练瑜伽时非常小心──不论是自己练或带着学生练──但总是不断地这里痛完那里痛。

在政治或社会倾向上,我算自由派的左翼。但在瑜珈垫上,某部分基于我自己过度柔软的缘故,我属于死硬的保守派。你甚至可以说我有点顽固。

在政治或社会倾向上,我算自由派的左翼。但在瑜珈垫上,我属于死硬的保守派。

「你花了多久才做到这动作呢?」多年来当我轻松地盘腿坐时,总有学生们向往地问著。对他们来说,许多人的髋紧到甚至无法想像自己在这位置中是舒服的。

「我打从出生便如此,」我这么告诉他们,希望避免误传瑜伽的功效。

我并不是在炫耀。我的活动度其实是一种病理现象。

神经科医师向我解释,我的症状应该是关节过动症候群(JHS),是一种关节活动度超过正常活动范围的状态。

在瑜伽课堂上,对那些难以碰到自己脚趾的学生来说,可能会觉得缺乏柔软度是一项不利条件,当然,这是有可能的。然而,虽然关节活动度不足并非理想状态,但却没有关节活动度太大那般充满危机。

有关节过动症候群的人通常承受着肌肉、骨骼、关节上的疼痛,及软组织的损伤,例如拉伤、扭伤、肌腱炎与脱臼。由于我们的韧带并不稳定,我们有较高脊椎侧弯、颞颚关节、椎间盘、扁平足及头痛的倾向。

于华盛顿D.C.都会区执业的医学博士Alan Pocinki写过一篇关于关节过动症候群、对我来说很有开创性的文章,里头这么解释:「由于…韧带…过于松弛,无法妥善地完成应有的任务,于是肌肉被迫付出更多….超过它们原本应做的,于是它们变得紧绷。」1

「造成关节过动症候群的原因尚不清楚,」我的神经科医师这么说。「但有可能是胶原蛋白基因(collagen genes)的突变所造成。」

关节过动症候群的患者容易出现肌纤维肌痛症、骨关节炎(松弛的关节容易发生)、以及神经病变疼痛或麻木。1我们往往容易瘀青,并拥有异常充满弹性、光滑的皮肤。当久站时,可能会感到相当不舒服。

我们的神经系统倾向过度反应。Pocinki博士写道「过去这些年,关节过动症候群被认为与各式各样的自律神经系统问题相关。(自律神经系统调节整个身体的运作,包括心律、血压、呼吸、消化及免疫力。)」1因此我们可能有循环上的问题(例如低血压、站立起身时感到晕眩、手脚冰冷、心悸、静脉曲张、在一些极端的例子中,甚至血管会破裂。我们也容易有消化系统的问题,例如胃食道逆流与肠躁症。

根据Pocinki的说法,「为了补偿易延伸过长的血管…大多数活动度过高的人有分泌更多的肾上腺素的倾向…」1经年累月下来,过量的肾上腺素生产将让肾上腺精疲力竭,导致疲惫、难以入眠、焦虑以及忧郁。2根据个人经验,长期疼痛与耗竭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的神经科医师继续告诉我自体免疫也与关节过动症候群有关。这似乎为我的桥本式甲状腺炎(Hashimoto’s disease)提供了解释,这是一种甲状腺的自体免疫性疾病。桥本式甲状腺炎提升了我罹患甲状腺癌的机会,我因此在去年二月动了甲状腺切除手术,缴了健保扣除额,这也是我为何会坐在一位神经科医师办公室的原因。

关节过动症候群和它的姊妹掏(不过情况更严重)──Ehlers-Danlos症候群被认为与基因有关。女性罹患关节过动症候群的机率大约是男性的三倍。当我们还是孩童时,超柔软的身体可能令人觉得很可爱,也被鼓励展现──特别是在参与类似体操或芭雷舞等活动时。1

无可避免地,当谈到关节过动症候群时,自然会联想到与瑜伽的关系,但我尚未在任何瑜伽课或出版品中听到这方面的讨论。我自己有个假设,由于在瑜珈课中柔软度通常被正向鼓励,因此有可能,在瑜伽练习者中拥有关节过动症候群的比例将比普罗大众来得高。

无可避免地,当谈到关节过动症候群时,自然会联想到与瑜伽的关系,但我尚未在任何瑜伽课或出版品中听到这方面的讨论。

人们总是倾向享受自己擅长的部分。就我自己早些年的瑜伽经验,我将柔软等同于「瑜伽练得很好。」我之所以享受我的练习,主要是因为在这方面我觉得自己很成功。早期的「成就感」鼓励我持续练习下去。

想像一下一位有着关节过动症候群的瑜伽老师站在台上教瑜珈,会是什么样的场景。柔软的人可能会努力模仿因病理性而呈现的关节活动度,而另一方面,紧绷的瑜伽学生──甚或那些其实相当健康,关节活动度正常的学生──可能会感到相当挫折,或著觉得自己「瑜伽练得不好。」

实际上,这种场景可能并不需要想像。我想它正活生生发生在我们周遭。

我是瑜伽老师,不是医师,诊断并不在我的专业范畴中。我只是说,我「常常」看到关节活动度很高的学生出现,然后…我对此现象感到纳闷。

瑜伽仍然能对这些有着关节过动症候群的学生有所助益。透过轻度的阻力,强化关节周遭的稳定肌肉会对他们带来帮助。

虽然透过良好顺位来避免关节过度伸展在瑜伽练习中相当重要,但让关节感到吃力的工作对我们的关节也不大好,因此我们可能需要调整姿势以减少承重。举例来说,在Chaturanga Dandasana中让膝盖着地,或著直接略过Chaturanga的练习。当我们感到晕眩时,我们可能得动得更慢。

显然地,修复瑜伽(restorative yoga)、生命能量控制法(pranayama)和冥想能为我们的神经系统提供良好的支持。

关节过动症候群目前尚未有治疗方法。我们仅能针对症状下手,而非处理根本原因。话虽如此,关节过动症候群的确诊依然让我感到宽心许多,我是这么想的。

当你长期疲惫、疼痛、感到有压力时,很容易将自己归类为抱怨者或著忧郁症患者。了解到这些征状背后其实有着生理上的原因,让我确认自己并非难搞、脆弱、或疯了──至少,没有比其他人来得严重。

 

References:

  1. Alan G. Pocinki, MD, PLLC, Joint Hypermobility and 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2010).
  1. William C. Sheil Jr., MD, FACP, FACR, Hypermobility Syndrome (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4/29/2015).

 

相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