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讨论Mula Bandha与骨盆底肌群的文章中,我有稍稍暗示了可能与Uddiyana Bandha关系最密切的肌肉。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继续这个议题,就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地在身体的精微(subtle)与粗钝(gross)层面之间搭建桥梁。

Uddiyana Bandha的解剖学观点

再一次,我必须声明Bandha是一个我尽量避免过度以解剖学的角度探讨的领域,因为Bandha属于能量上的概念,而非肉体上的概念。毕竟,我的自我认同主要是瑜伽练习者,其次才是解剖学者。然而,解剖学中有些具体的部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理解Bandha,并帮助我们进入人体的精微世界。就Mula Bandha来说,相对应的部位是骨盆底肌群,而对Uddiyana Bandha来说…,让我们花点时间谈谈这部分。

我常常会问一个问题,你要如何知道一个人有启动、或有运用他们的Bandha?答案是,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得从结果判断。你在一个人移动与练习过程中,看到了Mula 与Uddiyana Bandha的质地。是什么样的质地呢?Mula是根锁,意指当体位法被呈现时,应当可以观察到向下扎根的质地。而另一方面,Uddiyana Bandha意指飞升,在瑜伽练习中,通常会观察到整体的轻松自在,特别是一种轻盈感。在进阶练习者圈中著名的漂浮(floating)是运用并控制Bandha的征象。

这并不是说Bandha不需要肌肉的参与,这点无庸置疑。我们必须拥有力量才能让动作发生,但要让动作看起来轻松写意,似乎还需要身体精微层面的运用。

我晓得我已让有些读者开始着急,究竟是肉体上的哪个部分与Uddiyana有关呢?或许有些读者已经猜到,但如果你尚未猜到,那么答案是腰肌(psoas)。我曾经在网站上写过一篇关于腰肌的短文。基于本文的目的,我打算将Mula跟Uddiyana放入一起讨论。

实际上,与腰肌相关的肌肉有三条。第一条是非常小的腰小肌(psoas minor)。第二,则是腰大肌(psoas major)。第三条是髂肌(iliacus),当与腰大肌一同讨论时,合称髂腰肌(iliopsoas)。腰小肌某种程度上可以被忽略,因为它是一条有着长肌腱的小肌肉,意即这条肉不是很有力气。

髂腰肌(髂肌与腰大肌的结合)是人体最强壮的髋屈肌,因此受到许多瞩目。髋关节屈曲是身为人类的必要动作,带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向前移动。它是行走时的主要肌肉。虽然你可以将行走简化为透过股骨的轮流屈曲,来产生一脚前、一脚后的结果,但实际上行走远比这复杂许多,它需要许多其它肌肉一同合作,以完成这复杂且需要协调的行动。

我们真正在做的,是一边控制身体的重心,一边让重心在空间中向前移动。我们在两根长长的竿子(也就是双腿)上保持平衡。身体的重心靠近荐椎顶端,男性与女性的位置会有些许不同,但差异不大。当我们在不同的动作间转换时(想想优雅的舞者、或著足球选手在场上的快速变向),本质上做的,是身体重心的控制。

腰肌座落在一个有助于控制身体重心的完美位置。腰肌于左右两侧各一条,逐渐变细、成为管状的肌筋膜,最终落在身体重心的两侧。这意味着腰肌本质上与控制身体重心的区域相连。

当一个人前跳(jump forward)、后跳(jump back)、或将双腿拉起进入手倒立时,实际上,他们在控制重心与根基(在这些例子中,根基是双手)之间的关系。我不喜欢过度简化,但Uddiyana Bandha与连结一个人的中心有关──不论在肉体上或能量上。对腰肌保持觉察,并试着运用它,似乎能触发Uddiyana Bandha所带来的效果──有控制、轻盈地向上飞升。至少你会开始对Uddiyana Bandha有点感觉,而这感觉会随着时间的推演而不断需要调整。

当然,谈到Bandha时还有另一个元素应该讨论,那就是呼吸。没有呼吸的存在,便没有prana得以控制。或许下次我们可以谈谈这个主题。

结论

如果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腰肌,并透过它移动身体、与它同在,那么你将找到力量、稳定、控制及轻盈。我为你整理了一些资源,包含了一段我最近在Still Point Yoga London的瑜伽解剖学研习中,带领学生以腰肌为练习焦点的拜日式影片。除此之外,还有来自Liz Koch的文章,她以对腰肌的丰富观点、及觉察腰肌时所产生的影响而闻名。在我的作品《Functional Anatomy of Yoga》的第155-158页中,还有更多关于Uddiyana Bandha肉体及能量观点上的讨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