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ha(特别是Mula Bandha)或许是Ashtanga Vinyasa Yoga练习中最令人难以捉模的部分。就我个人来说,我想我知道Bandha是怎么回事。但当我回顾短暂11年的Ashtanga练习生涯时,惊讶地发现10年前我也觉得自己了解Bandha是怎么回事。即便是5年前,我对Bandha的认识也与现在有很大的不同。我个人对于Bandha的体会随着时间而变,之后应该也会持续变化,我猜,你应该也会有相似的经历。

身为解剖学老师,我试图为精微神秘的能量系统与瑜伽练习之间的隔阂搭筑桥梁,并以西方解剖学的语汇描述。然而在Bandha这部分,我谨慎地避免以纯肉体、解剖的概念过度诠释。我注意到Bandha同时具有能量上及肉体上的成分。我们不仅是能量、不仅是情绪、不仅是灵性、不仅是思绪、也不仅是肉体,而是含括了这一切的存在。

为了讨论Mula Bandha,我们必须谈谈骨盆底肌群。有些人说只要谈到Mula Bandha,便应该将注意力放在会阴上,而有些人则特别针对耻尾肌(pubo-coccygeal muscles, PC muscles)。这片位于体腔底部的网状组织实际上是层膈膜(人体组织的一种)。骨盆的形状如碗公,其底部开口接近圆形,由层层叠叠的薄肌肉及筋膜所覆蓋,宛如由人体组织所构成的弹跳床。跟身体的许多其它部位一样,骨盆底肌群其实有许多层。技术上来说,会阴位于耻尾肌的下方,两著之间隔着一层筋膜。

Mula Bandha的解剖学观点

Mula Bandha通常被认为与这些肌肉的收缩有关。关于究竟该收缩这些组织的中间、或收缩组织的后面存在着许多争论,我无意涉入其中太多。但我想指出,Guruji(Sri K. Pattabhi Jois)提到Mula Bandha时,总是说控制你的肛门(controlling your anus)。而在我读过的《哈达瑜伽经(Hatha Yoga Pradipika)》翻译版本中──里头有一整个章节在谈Bandha和Mudra,通常也是以相同的方式描述Mula Bandha。Mula Bandha意指收缩肛门。

实际上,耻尾肌的确是提肛肌群的一部分,负责将肛门向上提。因此技术上会更接近我们接下来所探讨的方向。就解剖学者的角度来说,从耻尾肌切入Mula Bandha的讨论较为合理。不过这仅是我个人的看法。毕竟,真正重要的是练习Mula Bandha时所带来的体验,而非技术上的细节。

如果Bandha是一种能量上的概念,那么物质层面的哪些肌肉、以及这些肌肉该做什么才能与Bandha产生关联呢?就个人的看法,我认为相关的肌肉是骨盆底肌群,当骨盆底肌群收缩时,会成为我们经验Mula Bandha的途径。换句话说,肉体上的收缩其实完成了两件事情。第一,它在心智与Mula Bandha之间建立了有意识的联系。生命能量(prana)会随着意念而移动(译注:所谓的「意到,气到」),因此当你将注意力放在身体的某个部位时,实际上你正将能量导向该处。第二,耻尾肌的收缩会刺激能量中心,于是创造了Mula Bandha。

当然,收缩骨盆底肌群时肉体上会出现相对应的变化。这些变化通常符合我们对于核心肌群的描述。关于核心肌群究竟是什么,是否包含哪些肌肉有着许多的讨论,但骨盆底肌群通常被认为是核心肌群的一部分。还记得吗?骨盆底肌群位于脊柱的底部,填补著骨盆底部的圆洞。骨盆的后方是荐椎,透过荐髂关节与两侧的髋骨相连。梨状肌附着在荐椎两侧,自侧边往后包覆骨盆。

脊椎以骨盆为根基,沿着骨盆的后侧向上拔起,就好似将扫帚倒置立在掌心上需取得平衡。的确,在脊椎向上拔升的过程有其它肌肉协助维持稳定,然而在脊椎的底部,扮演根基角色的是耻尾肌。为了了解这些肌肉如何协助平衡脊椎,观想你正用力地收紧耻尾肌,乃至于尾骨碰到你的耻骨(当然实际上不可能发生)。如果尾骨、甚至荐椎因此而向耻骨方向移动,意味着荐髂关节发生动作,脊椎会自荐髂关节上方往后倒。

如果让耻尾肌完全放松,则会出现相反的情形。此时不再有张力维持荐椎的位置,向上拔升的脊椎会开始往前倒,尾椎开始远离耻骨。我想表达的是,耻尾肌协助创造骨盆的稳定,而脊椎自稳定的骨盆向上拔升。当然,没有任何肌肉或肌群是遗世独立的。还有其它的肌肉(与韧带)协助维持骨盆的整体性及脊椎的稳定度,这里所说的仅是耻尾肌的位置座落在脊椎的根基。因此,就身体的角度来说,这些肌肉与骨盆及脊椎的稳定、支撑有关,它们若非位于脊椎的根部,就是让脊椎向下扎根。在梵文中,mula = 根(root)。

收缩这些肌肉时还会出现另一种效果。你应该已发现,下腹部的张力也跟着改变了。这点应该不难感觉到,特别是当耻尾肌强力收缩时。或许你会想闭上双眼一会儿,收缩耻尾肌几回,观察周遭还有哪些部位会跟着收缩。每个人的经验会有些不同,有些人甚至会感受到下背部(介于骨盆上方至肋骨之间)的收缩。这可能是腹横肌(最深层的斜向肌肉)收缩造成的结果,因为它附着在腰椎的椎体上。

还有另一种途径能将精微(subtle)的Mula Bandha与粗钝(gross)的骨盆底肌群连结起来。要在两者之间建立连结,没有比呼吸更好的方式了。我们或许可以说,呼吸是精微与粗钝世界之间的根本连结。Prana(或著称之为生命能量)这种呼吸最精微的形态为我们的肉体赋予生气。除了在能量上滋养我们之外,随着呼吸逐渐粗钝化,prana开始以氧分子的样貌呈现,滋养并维持身体比较粗钝的的组织,包括了神经、肌肉及骨骼组织。身体的一切皆与呼吸息息相关。

当横膈膜收缩时,会压迫腹腔脏器,并对骨盆底肌群施予向下的压力,如果没有特别限制了话,还会将腹部往外推。你可以闭上眼睛给自己一至两个深呼吸,感受一下身体。你应该会察觉到随着接近吸气的极限时,腹部的移动会增加,骨盆底肌群所承受的压力也随之变大。

位于上方的横膈膜会对下方的膈膜(耻尾肌)施加压力。而Mula Bandha在能量层面上的目的是为了避免能量的溢散,特别是针对下行气(apana vayu)。透过收缩骨盆底肌群,能够避免呼吸时这些组织的向下运动。表面上来看,骨盆底肌群的收缩阻挡了向下的物理性力量,而这正是Mula Bandha精微目的所对应的粗钝显像。

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Mula Bandha在能量与肉体层面的特性,可以参考我的书籍《Functional Anatomy of Yoga》的153-155页。

结论

我很乐意顺着这个主题,告诉你与Uddiyana Bandha相关的肌肉议题,以及呼吸所带来的影响,不过这已超过这篇文章的讨论范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