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与新疼痛科学

想像你正在喜爱的亲山步道上跑步。步道上出现了突出的树根。你太晚留意到树根的存在而意外地被绊倒、跌在地上,膝盖撞上了邻近的石头。受到撞击后,膝盖的疼痛受器立即将疼痛讯号传向大脑,告诉大脑膝盖因跌倒而「开始疼痛」。这是个描述疼痛运作机制的经典且直觉的例子,对吗?

虽然这是绝大多数人所学到的理解疼痛的方式,然而近来的研究显示,疼痛运作的机制实际上并非如此。最新且更为精确的疼痛生理学为我们呈现了充满启发性的新典范,并对如何看待、如何疗愈身体提供了影响深远的思考空间。有趣的是,关于疼痛的崭新观点,与古典瑜伽教诲中与生俱来的身心连结概念相一致。在这篇文章中,我会介绍这迷人的新兴科学,以及如何采取更聪明的方式面对疼痛。

疼痛运作机制的新典范

在上述亲山步道跑步的例子中,疼痛是膝盖撞到石头后所产生的;位于膝盖神经末梢的伤害感受器(nociceptor)侦测到疼痛,因此你感觉到膝盖在「痛」。在这过时版本的疼痛运作机制中,疼痛被视为一种传向大脑的输入。

让我们以更新版的疼痛生理学观点再看一次。同一个例子,想像你在亲山步道上跑步。你不小心被同一枝树根绊倒并跌在地上,膝盖撞上同一块石头。然而这一次,膝盖的神经末梢并未向大脑传送「疼痛」讯号。取而代之的,是伤害感受器传给大脑一个警告讯号,告诉大脑膝盖可能正遭遇危险。警告讯号不等于疼痛讯号──它仅述说:「喂,大脑,膝盖出了点事情需要注意,报告完毕。」

让我们以更新版的疼痛生理学观点再看一次。

大脑接收到警告信息后,会与同一时间内所接收到的许多其它输入信息之间做衡量,包括你当下的情绪状态、过去的类似经验、你正在登山口还是已经跑了好一段路程、身边有人能帮助你吗…等等。仅一瞬间,大脑一口气处理了所有的信息,并判断膝盖所遭遇的情形究竟有多危险。根据所做出的结论,大脑会选择是否在膝盖处创造疼痛感,以及有多痛──如果会痛了话。

这两种疼痛运作机制的区分相当重要。在之前、过时版的机制中,我们认为疼痛先出现在膝盖,再让大脑知道疼痛的存在──疼痛是大脑的输入讯号。然而在新版的机制中,疼痛并不存在于膝盖;你在膝盖所感受到的任何疼痛其实是大脑所提供的保护机制──告诉你别施加过多的负荷在受伤的膝盖上,这是一种针对身体需求的回应。换句话说,疼痛并非大脑的输入讯号,而是大脑的输出讯号,用来协助身/心为下一步做出决定。

不同的脉络下,疼痛也随之不同

让我们调整一下亲山步道上跑步的例子,来帮助我们理解为何输入/输出之间的区别如此重要。假装你依然在步道上跑步,但这一回你并非为了运动而开心地跑,而是被愤怒、咆哮中的熊所追着。你被同一枝树根绊倒,撞上了同一块石头。膝盖的伤害接收器向大脑传送了同一份信息:「喂,大脑,膝盖出了点事情需要注意,报告完毕。」大脑在衡量了同时间内所接收的其它讯息──熊的存在后,对膝盖所面临的危险程度做出判断。大脑觉察到膝盖的组织确实受到了一些损伤,但它也了解到此刻一头愤怒且咆哮的熊正在身后追赶。若此时大脑将疼痛讯号传给膝盖,可能会导致你慢下脚步,增加被熊捕获的机会,与单纯的膝盖组织损伤相比,被熊抓到危险多了。因此,大脑可能会选择在此时传送无痛的讯号给膝盖,于是你可以快速起身,以无痛的速度跑到安全地点。一但你觉得安全了,很可能会开始感受到膝盖的疼痛,因为大脑判断此时生命不再受到威胁,该把膝盖的组织损伤摆上优先位置了。

这个被熊追赶的例子告诉我们,唯有在大脑判断疼痛讯号是有益的脉络下,大脑才会决定输出疼痛讯号。

让我们用最后一个亲山步道跑步的例子,来加深我们的理解。这一回,你为了运动而开心地跑着(没有熊的存在),而且你是位专业的舞者,预计在傍晚有场重要的演出。当你被绊倒而撞到石头,大脑警觉到膝盖的健康状态与跳舞的能力息息相关,而这也是你维持生计唯一的财务来源。于是大脑可能做出结论,认为膝盖正处于非常危险的处境,与没有跳舞的人相比,大脑可能会输出更多的疼痛讯号给舞者的膝盖。在这个例子中,面临同样的膝盖损伤,舞者与非舞者由于脉络不同,可能会经验到不同的疼痛强度。

这些例子说明了,虽然过去我们相信疼痛是种客观的感觉,存在于身体的组织中,但现在我们理解疼痛是种主观的经验,全然由大脑所创造及调控。一个有助于我们认识疼痛的方法是,将疼痛视为大脑传送给你的信息,让你针对所面临的威胁采取保护性举动。

慢性(持续性)疼痛的本质

在上述亲山步道跑步的例子中,我们所探讨的疼痛属于急性疼痛──意即疼痛是新近损伤造成的直接结果。但当探讨的主题来到慢性、或持续性疼痛(疼痛期间超过三个月),那么疼痛与实际组织损伤之间的关联性通常相当薄弱。近来的研究结果不断显示,许多人虽然身上有着明显的组织损伤──包括椎间盘突出与其它脊椎损伤(参考文献[1]);及肩旋转肌袖撕裂伤(参考文献[2])…等等──但并未出现相关疼痛。相反地,许多经验慢性疼痛的患者,医学影像技术(例如核磁共振(MRI),电脑轴向断层扫描(CAT))并未在他们身上找到相关的组织损伤。

这令人费解的研究结果完全违背了绝多大数人过去对于慢性疼痛的认识。我们通常被教导如果某个位置感到疼痛,必然是因为某处有所损伤。但在疼痛科学的新典范中却指出,大脑能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选择性地创造疼痛,而实质上的组织损伤仅是众多原因之一。其它因素包括了情绪、压力、过往经验的记忆、以及很重要地、个人对于身体与疼痛的信念等等,皆会影响我们所经验到的疼痛感受。举例来说,一位有着慢性疼痛,并相信疼痛是组织损伤所导致的患者,他可能会对身上疼痛的部位采取担心或焦虑的态度。而这样的情绪会影响大脑创造更多疼痛,或著让疼痛更持久──即便疼痛位置实质上找不到任何结构损伤。相反地,研究指出学习疼痛究竟如何运作的机制通常是减轻慢性疼痛的有效途径(参考文献[3])。

这令人费解的研究结果完全违背了绝多大数人过去对于慢性疼痛的认识。

我们的想法与生活经验彼此息息相关,是新兴疼痛科学所赋予最深刻的洞见之一,而这点直接支持了瑜伽关于身心连结的教诲。瑜伽练习的核心意图之一是平息我们的思绪,这些思绪往往伴随诸如压力、担忧、焦虑等情绪。若我们能成功地平息这些潜在的负面输入,并同时在瑜伽练习中以舒适、无痛的方式移动身体,那么瑜伽练习将能够作为疼痛缓解的处方。这或许也解释了为何许多人反映练习瑜伽与减缓慢性疼痛之间有着直接关联。

关于疼痛科学的新资讯为诸如物理治疗、按摩、瑜伽等疗愈领域看待身心的方式提供了影响深远的思考空间。举例来说,一但我们了解疼痛与组织损伤之间并非总是相关,那么下一个自然延伸出的问题会是:「那么,治疗身体组织是治疗疼痛最理想的方式吗?」更进一步来说,如果疼痛全然是大脑所创造的主观经验,那么当疼痛成功被减缓时,究竟是身体出现了变化,还是大脑发生了改变?如果你对近一步探究这些迷人的议题感兴趣,我会鼓励你进一步查阅以下优秀读物:

Books

Explain Pain, by David Butler and Lorimer Moseley

A Guide to Better Movement: The Science and Practice of Moving with More Skill and Less Pain, by Todd Hargrove

Websites/Articles

Body in Mind: Research into the Role of the Brain & Mind in Chronic Pain

Pain Fundamentals: A Pain Science Education Workbook for Patients and Therapists, by Greg Lehman

The Truth About Back Pain: A Biopsychosocial Approach to Treatmentby Shelly Prosko

Life Is Now Pain Carewith Neil Pearson

Diane Jacobs, PT

Barrett Dorko, PT

 

相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