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对称性的迷思

Tadasana,或称山式,被认为是所有体位法的「蓝图(blueprint pose)」。这个根本的体位法与解剖学教科书上所描绘的「人体解剖位置(anatomical position)」有关,通常也被视为「中立位置(neutral)」──有着对称的两侧,直立堆叠的站姿。另一个常被视为Tadasana同义词的是Samasthiti,意指「均等的站姿」──亦即身体的两侧以均等、或著对称的方式排列。

瑜伽学生们被教导应将身体两侧的均等与对称视为完美典范,并努力追求。练习Tadasana据说能带来许多益处,包括改善姿势,矫正肌肉失衡,并教导我们所有站姿的根基。

由于强调Tadasana般的对称性,许多瑜伽学生开始「预设身上的各种不对称是有问题的」。事实上,对于身体对称性的担忧不仅发生在瑜伽圈──包含身体工作者、物理治疗师、脊骨神经医师,以及许多其它体适能专家都被教导对称排列的重要性。

由于强调Tadasana般的对称性,许多瑜伽学生开始「预设身上的各种不对称是有问题的」。

举例来说,当我们观察自己的站姿,发现一脚往外转的幅度比另一脚多时,我们会觉得这是应该矫正的失衡,而试着让双脚转向前方。又或著在Janu Sirsasana(头碰膝式)的练习中,当我们注意到一侧能前弯的比另一侧多时,会认为这种不对称应当被矫正,而努力让两侧变得均等。同样的概念可以套用在其它观察到的不对称上──例如某侧肩膀比较高、某侧髋外转的幅度比较大、或某侧骨盆因旋转而稍微偏离了正中位置。

虽然在瑜伽练习中,追求对称性似乎直觉上有其道理,但实际上,并没有显著证据支持这样的普遍信念。大量的科学研究已经指出,身体的不对称性与疼痛、失能、健康状况不佳之间没有关联。这种说法可能令人感到讶异,且彻底违背多数人在瑜伽师资训练中的所学。让我们看一下身体的内在结构,或许有助于重新思考关于对称性的论点。

每个人的体内都是不对称的

虽然瑜伽是以呼吸为主轴的练习,但我们很少停下来觉察两边的肺脏在大小与结构上的先天差异。右肺由三个肺叶所构成,而左肺仅有两个肺叶。左肺比右肺小,为心脏提供了空间。我们的心脏座落在身体的左侧,而体积较大的肝脏则偏身体的右侧。一个较鲜为人知的事实是,心脏与肺脏在位置上的不对称,意味着我们的主要呼吸肌肉──横膈膜也是不对称的!横膈膜的右侧会比较高,而横膈膜的左侧则比较低。

瑜伽对称性的迷思
左肺与右肺

如果我们体内结构有着先天上的不对称,那么「将外在姿势、动作上的不对称预设为有问题」这样的想法是否仍符合逻辑呢?让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脊椎侧弯与背痛

我们常常被教导说脊椎侧弯,或著脊椎曲线向左/向右偏移中线,这样的不对称会导致背痛与失能。没错,严重脊椎侧弯的个案可能伴随着疼痛出现,然而许多科学研究在试图找出中度/轻度脊椎侧弯与背痛或失能之间的因果关系时,最终宣告失败(参考文献[1],[2],[3])。

我们必须知道,即便某人身上有脊椎侧弯,同时身体经验到疼痛,并不表示疼痛是由脊椎侧弯所造成的。有关联不意味着有因果关系,疼痛是受到许多因素影响的现象,比我们所知许多过度简化的模型来得复杂许多。

如果脊椎侧弯这种不对称真的是造成疼痛的重要因素,那么有脊椎侧弯的人应当普遍有着背痛的问题,然而科学文献显示并非如此。实际上,在最近一篇个案数500人,年龄介于25到64岁,没有背痛问题的研究中,发现其中13.4%的个案有脊椎侧弯(参考文献[4])。而另一篇研究50岁以上,包含男性、女性共760人的胸部X光照片中,发现25%的民众有脊椎侧弯的情形(参考文献[5])。这些研究指出脊椎侧弯的情形远比我们想像中普遍,且这些人当中许多人没有感到任何疼痛,甚至不晓得自己有脊椎侧弯。

腿长差异

另一种常被认为会有问题的不对称是腿长差异,也就是其中一只腿的长度比另一只短。这些人主张双腿长度不同会造成骨盆与脊椎的不对称,并进一步导致背痛。然而,这样的想法已经被许多科学研究所反驳,这些研究指出双腿的不等长与背痛之间找不到任何关联性(参考文献[6],[7],[8],[9])。且令人惊讶的是,绝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腿长差异的情形(证据指出比例高达90%!),且往往未曾留意。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的腿长差异属于良性,而非病态的不对称(参考文献[10],[11])。

肌肉失衡

另一种受到瑜伽圈关注的不对称是肌肉强度的失衡。这些失衡常被归责为造成疼痛、失能与不良姿势的凶手。一个典型与姿势有关的例子是圆肩,此时胸部的肌肉(例如:胸肌)被认为太强壮,而上背部(例如:菱形肌)的肌肉被认为无力。为了处理这些观察到的失衡,瑜伽老师们常会运用Tadasana帮助学生「重新排列」他们的身体,找回中立的最佳位置。

然而,关于肌肉失衡是造成疼痛与失能的初步原因,这样的论点目前缺乏证据支持。肌肉失衡很可能是身体适应常态性活动时的正常、且健康的结果。让我们以弹吉他为例。许多人知道当一个人开始规律地弹吉他时,仅有一只手的手指会长出明显的老茧(通常是左手)。这是身体适应弹吉他的自然反应。我们通常能理解这种不对称地长茧是可取的,因为这让弹奏变得更得心应手。我们不会将这样的老茧视为病态,并建议为了保持双侧平衡,右手也应该长茧──这听起来很蠢!

我们可以以类似的角度探讨肌肉失衡。身体变得强壮是为了回应我们对其施加的负荷(load)──不论这些负荷是否对称。举例来说,网球选手惯用手的肌肉与骨骼会比较强壮(参考文献[12])。双腿肌力不平衡、或股四头肌与腿后侧肌群间肌力不平衡的足球选手,膝盖受伤的机率并未因此而比较高(参考文献[13])。澳式橄榄球选手被发现踢球侧的腰大肌体积比较大,然而这样的不对称与各种形式的损伤毫无关联。讽刺的是,研究显示比起肌肉不对称的板球选手,肌肉「对称」的板球选手反倒经验更多的疼痛(参考文献[14],[15])。

关于瑜伽与Tadasana比较中肯的说法是,虽然与我们普遍的想法相违背,但研究显示并没有证据支持圆肩姿势与疼痛之间有所关联,亦或胸肌/菱形肌间的肌力失衡与肩夹挤(shoulder impingement,常被认为会导致肩关节疼痛)之间有关联性(参考文献[16])。

自然界充满了不对称

瞧瞧大自然,我们会发现自然界的有机体皆有「平衡」的属性,而非「对称」。想想树的样子,树有着完美的平衡结构,让它得以伫立。但若你自树的中心画一条假像线,很明显两侧不会是对称的。

树的外观被成长的环境所形塑。包含风向、风的强度、地面倾斜的程度、日照的角度都会影响树的最终结构。在实际看到一棵树之前,我们不清楚这棵树长什么样子。并没有所谓的理想外型或正确结构,以确保树的最佳健康状态与寿命。

树与树之间有着天然的变异性,人的外观亦如是。

为了平衡而练习,而非为了对称

Tadasana是瑜伽学生应该练习的重要体式。学习Tadasana的顺位原则是有益的,透过这些原则,我们能更清晰地观察自己的身体与顺位。但若瑜伽老师基于疼痛、功能性及健康等理由,而倡导Tadasana的「中立」顺位在本质上高于其它法则,那么他们传达的讯息将适得其反。

身体有着无数种摆位的可能,而Tadasana仅是其中之一。人体具有适应力及恢复力,在各种肢体排列下(包含不对称、脊椎侧弯、腿长差异及肌肉失衡等等),我们皆能拥有无痛,并功能良好的身体。科学证据并未支持对称性的排列优于其它排列的说法。

有趣的是,瑜伽圈中普遍认同我们应该避免与教室内其他较「进阶」的同学们做比较。我们被教导练习接纳当下适合自己的动作版本,而非烦恼其他人的身体在同一动作中看起来的样子为何。

较少人注意到的是,当我们将Tadasana般的对称性及心目中的「最佳顺位」视为理想状态时,那么我们依然将自己与他人比较──一个被想像出来、左右对称、垂直排列、如解剖学教科书上所描绘的人。教科书上所描绘的姿势是基于学习上的考量,而非身体应该摆放的最佳方式──虽然许多人如此深信不疑。「人体解剖位置」仅是解剖与医学领域中的一个参考点,是被定义出来的姿势。

对瑜伽老师来说,与其强调身体的对称性,更有帮助的概念是将焦点放在「平衡」上。两者的定义很容易被混淆,然而对称指的是两侧相等,而平衡则与姿势的稳定性有关──就好比树因适应环境而屹立不摇。

对瑜伽老师来说,与其强调身体的对称性,更有帮助的概念是将焦点放在「平衡」上。

以瑜伽的侧三角式(Utthita Parsvakonasana)为例。学生常常无意识地将重心倾向前腿。这会让他们失去后腿往下扎根的感觉,导致身体缺乏该有的稳定。如果能找到自后髋至后脚跟一路往下扎根的行动,许多学生会在这个动作中感到更加平衡。若此时有人无预期地撞到正在做侧三角式的学生,学生将比较不容易被撞倒──因为他们以更平衡的方式体现这个体式。

同样的原则能广泛应用在Tadasana及其它瑜伽体式中。当我们经验到身体强而有力的稳定、扎根及自在,意味着先天不对称的身体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完美平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