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与筋膜 系列三:筋膜常见的迷思与真相

你是否注意到某个程度上,「筋膜」已成为近期瑜伽圈的一种行话?大量的主题围绕着这重新被意识到的身体组织(我自己在过去这几年便贡献了两篇),筋膜已成为许多瑜伽课程关注的焦点──特别是那些运用自我按摩工具(例如按摩球、泡棉滚筒)的课程。

我能理解这股对筋膜密切关注的热潮,因为它真的是相当令人着迷的议题。筋膜是结缔组织的一种,于体内形成遍及全身、连绵不断的网络,围绕着我们的肌肉、骨头、器官、神经、血管与淋巴,并彼此交错。事实上,筋膜除了是让体内组织得以紧密相连的架构之外,也负责吸收、并传导体内的力,与我们的肌肉系统协同合作创造平顺、有效率的动作。这样的洞见拓展了我们对于动作的认识,令人感到兴奋不已!

除了这些既存的有趣事实外,还有一些广为流传、许多人信以为常、但就现存研究来说有点过度延伸的论述。在这篇文章中,我打算指出其中几个常见的论点,借此促进瑜伽社群在筋膜这受欢迎的主题、以及按摩、滚筒等美妙练习上,能出现更具科学实证性的建设性对话。

迷思1:在泡棉滚筒或其它按摩工具上滚动能按开(break down)筋膜沾粘、气结(knot)及疤痕组织。

每位按摩疗愈师都有着这样的经验:在客户身上摸到紧绷点,透过按摩之后,感到双手触及的部位「释放」、或「变松」了。于是按摩疗愈师很自然地认为自己物理性地按开了客户筋膜上的纠结──而透过在按摩工具上滚动,我们也能靠自己达到同样的效果。

但一个较鲜为人知的事实是,筋膜中的胶原蛋白如钢铁般强硬。真的要将它们「按开」,所需的力道将让身体蒙受严重的伤害──这并非按摩疗愈师的双手或一对按摩球所能做到的事。

虽然在滚动或按摩后,你感到身上的紧绷点质地上发生了改变,但其实这样的改变并非来自筋膜结构上的变化。筋膜结构改变所需的时间旷日费时──胶原蛋白大概得花上三年的时间,才得以完全改变与重塑。任何按摩后所经验到的立即性组织变化,并非是因为「按开」了沾黏、气结或疤痕组织──真正改变的,是由神经系统所调节的组织张力(tissue tone

一但我们了解到诸如按摩、滚动等软组织疗法主要是在神经系统上运作,而非物理性按开了沾黏、气结或疤痕组织时,施作这些疗法将更倾向温和、而非强烈的力道。强而有力的按摩或滚动往往会导致神经系统充满警戒,反倒让我们的努力出现不良后果。温和地施作通常比较能成功降低神经系统的警戒程度,诱导神经系统放松组织。

一但我们了解到诸如按摩、滚动等软组织疗法主要是在神经系统上运作,而非物理性按开了沾黏、气结或疤痕组织时,施作这些疗法将更倾向温和、而非强烈的力道。

不可否认地,按摩及泡绵滚筒、按摩球等施作是美妙、有效的途径,帮助了许多人身体状况变得更好,但若我们更清楚其背后运作的机制,将能更有智慧地运用这些工具。

迷思2:身体感到疼痛,是因为筋膜充满著沾粘、气节和疤痕组织。

这是相当常见的想法,但这想法奠基于某些关于疼痛如何运作的错误资讯。在这篇文章之前,我已经写过关于疼痛科学的文章,而关于疼痛最根本的概念之一是:它源自中枢神经系统的输出,而非身体周边部位的输入。这观念很容易令人感到困惑,因为当我们感到疼痛时,疼痛会出现在身体的特定部位。疼痛似乎存在我们的组织中,我们的组织似乎是造成疼痛的罪魁祸首。但事实上,疼痛的发生不在我们的组织──它全然是神经系统为了让我们得以觉察,所创造出的经验──通常作为一种保护性讯号。

由于疼痛是一种输出,而非输入,因此沾黏、气结及疤痕组织──这些皆位在身体周边部位(至于是否真的存在──这又是另一个主题了!)──并无法产生疼痛。这观念可能有点难以捉摸,尤其是按摩疗愈师的确会在我们身上摸到某种会酸、甚至会痛的「结」。但你所感受到的疼痛并非是这个「结」所造成的──它来自你的大脑,只是在这个位置被感受到。此外,我们也知道在身上某些疼痛位置找不到所谓的「结」或紧绷点──相反地,这些疼痛位置的肌肉摸起来相当平顺、毫无纠结感。另一方面,身上也有些摸起来纠结、实际上却毫无痛感的部位,虽然相较而言比较罕见。

结论是,疼痛与组织的质地是两回事,虽然两者有时同时出现,但通常不是。我们容易轻信皮肤底下所有紧绷的结是有问题的,然而真相是,这些结很可能仅是组织质地正常、健康性的变异。而不论是出现在身上哪个部位的疼痛,通常与气结、沾黏或疤痕组织的关系不大,更大的可能是神经系统对于特定区域变得敏感。了解这个观念,能为我们带来有益、渐进、适度的改变,随着对于身上「紧绷」、「纠结」的病理性认知降低,在我们自己、学生与按摩客户身上出现反安慰剂(nocebo)效果的机会也越低。(反安慰剂意指由于对某个无害的事件或行动带有负面的期待,进而导致了负面的结果,例如疼痛。)

迷思3:我们的肌膜会脱水,而透过在按摩工具上滚动有助于重新水合。

这绝对是个吸引人的想法,但就我的知识所及,目前没有任何研究支持这样的论述。这问题有部分源自于我们对于「脱水/重新水合(dehydration /rehydration)」的过程究竟如何运作缺乏明确的的认识。

瑜伽与筋膜 系列三:筋膜常见的迷思与真相
艺术家所描绘的结缔组织

简单来说,我们的结缔组织由细胞、胶原蛋白纤维及无生命的胶状基质所构成。在上述的论述中提及筋膜会脱水,我相信它指的是基质会脱水。

然而我并不清楚,该如何判定一个人的基质正处于脱水状态。你能透过一个人的外表看出这件事吗?亦或是透过一个人的疼痛位置判断呢?(还记得上述所提,疼痛与组织质地之间的关联性很低。)

即便真的存在评估筋膜是否脱水的可靠方式,我也不清楚究竟按摩或在滚筒上滚动如何达到水合的效果。结缔组织里的基质有一定的含水量,但来自滚动的压力是如何造成含水量的改变呢?(你所喝的水是经由不同的管道进入身体而非进入基质,与筋膜的水合作用分属不同的形式。)滚动真的能为筋膜添补水分吗?(怎么做到的?),还是它将身体其它部位的既存水分移往缺水的部位呢?如果滚动真能提升含水量,那么我们的臀部应当含水量超丰富、特别健康,因为我们每天透过数小时的坐姿,对臀部施予压力?

多数人之所以相信这个迷思,是因为我们自某位学识丰富的瑜伽老师、或资深身体工作者听闻此事。但如果我们真的透过结缔组织学探究这项论述的真实基础,会发现几乎找不到任何支持证据。也许按摩真的能让筋膜脱水或补充水分,但研究尚无法明确证明这件事。我相信在科学近一步呈现更多可靠证据之前,暂缓作出诸如此类的论述,对瑜伽社群会是更好的发展。

结论是,从许多层面来看,筋膜都是极令人着迷的身体组织。如果我们能停止传播筋膜里遍布的沾粘与疤痕组织会造成疼痛、需要被按开、及补充水分等论述,对于我们及我们的学生都会是件好事。除此之外,按摩疗法及诸如按摩球、泡棉滚筒等自我按摩的工具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极佳、有益的练习,但若我们能清楚、并教导学生与客户觉察神经系统(往往被低估)在按摩疗效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将能让这些工具发挥更大的效用。

(如果你有兴趣进一步探索相关议题,或许你会喜欢物理治疗博士Quinn Henoch的这支影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