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日式的起源

寻找拜日式的起源

著名的体位法序列,Sūryanamaskāra,字面上的意思是「向太阳致敬」(surya=太阳,namaskara=致敬)。在所有的可能性中,拜日式极为可能是当代的发明。Mark Singleton在他的著作《Yoga Body: The Origins of Modern Posture Practice》中针对Sūryanamaskāra起源的考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简单地说,他认为我们今日所认识的拜日式「是一种混合体,一部分来自于将瑜伽做为具医疗效果的体操和体能训练的工具,另一部分则源自于当时欧洲最先进的哑铃与徒手健身技艺」。

在二十世纪初期,从事健身运动的练习者会运用动态的序列做为暖身练习,为接下来的各种动作和重量训练作准备。然而,Sūryanamaskāra和瑜伽完全看不出与那个时期、或著更早之前的身体练习或知识有任何雷同之处。

后来,Krishnamacharya将这种流动的运动作为Mysore风格瑜伽的基础。而Krishnamacharya的学生及Ashtanga yoga之父,Pattabhi Jois,则宣称这些序列的确切进展被记录在吠陀文献中。

 关于Pattabhi Jois的主张很难被证实,因为在1930年代的中期之前,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Sūryanamaskāra是瑜伽身体练习的一部分。然而,关于Sūryanamaskāra是否与吠陀文献有所关联仍然值得我们详加考察。或许,Sūryanamaskāra的某些根源可追朔到当代之前?

 

吠陀文献

让我们探索一下吠陀文献(Veda),细细考察关于Sūryanamaskāra起源的依据。吠陀本集(西元前12到10世纪)的内容包含了赞歌、祭祀仪式及咒语。其中有许多对太阳的歌颂,并相信透过火祭等神秘仪式向太阳致敬,能为我们带来健康与丰饶。

在吠陀时期的晚期,随着吠陀仪式越来越被内化,开始出现了用来赞颂太阳的各种仪式性的跪拜。我们是否能将这种用以崇敬太阳,内化后的火祭,视为当代拜日式的起源呢?

在同一个时期,圆盘状的太阳被视为介于人界与神界之间的闸道。如果我们看看最早期对「yoga」这个字的用法,它意味着战士们上战场时,与二轮马车间的连结。他们「透过yoga而合而为一(yogayukta)」。当战士将自己献身于吠陀的火祭──让自己呈现「死亡」,并以对即将到来、身为战士所应负起的责任,予以全然关注的状态作终时,由七位神祇所组成的守护团会允许战士透过yoga的连结,上升穿越太阳,在神界获得一席之地。是否拜日式中的Virabhadrāsanas (令人着迷的战士式),可以作为与吠陀时期相关的符号象征呢?

罗摩衍那

下一个与太阳动态序列相关的可能起源或许埋藏在印度最伟大的史诗之一,《罗摩衍那(Ramayana)》里头。《罗摩衍那》叙说著罗摩(Rama)与西塔(Sita)之间的爱情故事。西塔被罗瓦那(Ravana)绑架到了兰卡(Lanka)岛。罗摩在追寻西塔踪迹的过程中,遇到了哈奴曼(Hanuman),并一同来到了印度南岸。当他们见到大海的辽阔,正为横渡大海感到无能为力而哀伤时,哈奴曼回忆起了他的天赋神力。他让自己的身体变大,并往前一跃,飞越了海洋。

这往前一跃的动作,或许为今日的拜日式埋下了古老的根源。

 在故事里头,哈奴曼在往前跳之前做了某种祷文。关于这段祷文的内涵被认为与前跳、后跳有关:跳向兰卡岛,再自兰卡岛跳回印度南岸。在往回跳的过程中,哈奴曼的尾巴被罗瓦纳的军队点着了火。哈奴曼在兰卡岛上的停留可以被视为某种形式的苦行(tapas)。而哈奴曼借由将尾巴浸入海中将火熄灭,则让人联想到透过炽热的练习燃烧业力(karma),以达到最终的平衡,真实的宁静。

太阳崇拜

打从吠陀时期开始,直至今日,我们仍旧可以在亚洲各地见到太阳的崇敬者。有趣的是,我们也能在古埃及和美索布达米雅发现日盘(sun’s disk)的崇拜,不论是将它视为神只,或著把它当作与神明连结的通道。

在可能与拜日式相关的吠陀起源中,我们提到了由《黎俱吠陀(Rg Veda)》中七位神只所组成的守护团。其中一位神只的名字叫Mitra,而Mitra在吠陀文献中是太阳的化身。然而,在我的知识所及,以及个人与太阳崇敬者的接触经验中,他们的练习是以各式各样的冥想技巧为中心。至于由动作所组成的动态序列,若非付之阙如,就是与对太阳的奉献无关。我曾经见过一些太阳的崇敬者会盯着、或直视太阳持续一段时间。对我来说,我们今日所知的拜日式,怎么看也不像能自太阳崇拜的文化中找到古老的根源。

哈达瑜珈文献

显然地,在哈达瑜珈的文献中并未提及任何动态的序列,或著与太阳有关的动作。在这些文献中与太阳有关的是「内在的太阳」,位于我们的腹部。

然而,文献中所有相关的技巧皆很明显地与生命能量控制法(pranayama)、身印(mudra)和锁印(bandha)有关。几乎所有的技巧都在例如Padmasana或著Siddhasana的坐姿下练习。而Viparita Karani和Gomukhasana等体位法之所以和太阳有关,是因为这些动作被认为能避免长生不老的甘露(amrita/bindu)被体内的太阳燃烧殆尽。就文献上的说法,Mayurasana也跟内在太阳的练习有关,因为它能激起内在的火,让身体不受毒素所侵害。

其他可能源头

在朝圣或著崇拜的过程中,人们常常会出现拜倒在地的动作。此时身体呈现出支杖的姿势,也就是梵文中的「danda」。我于亚洲旅行的日子中,曾在各式各样的西藏或著缅甸的佛教团体,以及印度的印度教徒身上见过这样的练习。有些人认为Sūryanamaskāra或许是从这些练习演变而来的。如果真的如此,Singleton的主张就是对的,Sūryanamaskāra主要是一种「与向太阳拜倒的古老练习相关,以身体文化为导向的当代演绎。」而拜日式对「danda(杖式)」加以重新安排,改让身体的八个部位同时触地(即下巴、胸口、双手、双膝和双脚)。Ashtanga yoga也相当可能源自于朝圣时的支杖,而非帕坦加利(Patañjali)所说的八个层次的瑜伽。

拜日式的起源

练习拜日式的目的

即便Sūryanamaskāra的起源是个谜题,但这组由动作所构成的动态序列越来越受欢迎,在今日许多瑜伽课中都可见到它的踪迹。但拜日式的目的究竟为何?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练习?至少有三个原因可供解释:

1.动态冥想

对许多人来说,要保持专注,并将注意力固定在特定点一段时间相当地困难。然而,不论在哈达瑜珈或著其它种类的瑜伽中,培养将「心智专注于一点(ekagratha)」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身体和心智的自然倾向是移动、摇摆不定。因此当你准备静静地坐下来冥想时,这个转换过程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因为你的身体和心智并不习惯安静、没有任何行动、或著不带偏好地观察任何升起的感受、情绪和念头。透过动态序列,有助于心智仅专注在身体移动这一件事上。这同样有助于让心智安静下来。

ˊ2.培养身体的力量 

透过身体的练习,能培养你的力量和耐力。在哈达瑜珈的系统中,力量和耐力是从事更进阶的体位法、生命能量控制法,及更重要的,长时间冥想等技巧的先决条件。

3. 扩展对能量的觉察能力,并强化能量

借由练习Sūryanamaskāra,我们学习扩展对于身体,以及在体内回旋的能量的觉察能力。我们训练自己分配、净化并强化这些能量,不论这些能量指的是生命能量(pranic vayus),或著是与脉轮(chakra)相关的象征式能量(symbolic energy)。

在我们所碰到形形色色当代瑜伽的技巧中,Sūryanamaskāra是个相当受欢迎的添加物。即便它极可能是相当近代的产物,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比较不好、多余、或着相对低阶。它已在许多人身上被证明能发挥效用,并可作为我们实践瑜伽理念,通往瑜伽目标的当代工具。

 

相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