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有一次,一位新学生来找我上私人课。她对于正式开始活动之前,我问她那么多的问题感到讶异。她告诉我她曾经有次和另一位老师上私人课的经验,那位老师教给她的内容和团体课程中一模一样,并在她身旁和她一起练习了整堂课。对我来说,那位老师错失了一次良好的机会,并损害了学生的权益。

瑜伽私人课程「不等于」只有一个学生的瑜伽课。它和瑜伽团体课程在本质上完全不同,有着自己的结构和运作规则。显而易见的,团体课程和私人课程间最主要的差异是学生的人数。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两种课程的差异表现在许多层次上:

1.目标设定:课堂中所关注的内容有多少是与学生的目标息息相关的。

2.所选择的练习:课堂中有多少注意力是放在学生的需要、欲求及喜好上。

3.师生间的交流:练习的内容如何因应学生的回馈而作出调整。

4.回家自我练习:有哪些是学生习得且可以自己练习的。

5.多变性:每堂课之间,练习内容改变的多寡。

6.时间长度:练习的时间需要多长。

 

1.目标设定

人们选择来上瑜伽课是有原因的,而每个学生背后的原因并不相同。某些原因的针对性很明确(例如:改善下背痛),而某些原因则比较大众化(例如:增加柔软度)。老师或许会意识到这些目的的存在,也或许不会,这取决于课程的规模、对学生熟悉的程度、以及老师是否询问过学生等等。基本上,决定整堂课走向的人是老师。这也是为何当你要求学生们在课程开始前做意图设定时,效果往往事与愿违。因为你或许计画著来一堂强力且充满生气的练习,然而学生为自己所做的意图设定却可能是变得更平静与放松。

会寻求私人课程的学生通常是为了找到某些问题的解答(身体上的、生理上的、心理情绪上的)。在一堂私人课中,学生的目标为整个练习搭建了舞台。我们从「你希望自练习中得到什么收获?」开始,接着让目标变得明确,并决定优先顺序。没有特定目标的私人瑜伽课程有如漂流在机率之海──你会被来自不同方向的力量拉扯著,可能永远到达不了你的目的地。

2.所选择的练习

在瑜伽团体课程中,学生的需要、欲求和喜好是被概约化的,但在瑜伽私人课程中,这些部分有着高度针对性,因学生而异。在两种课程中,我们都必须知道学生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偏好什么,并以此为依据设计练习的内容。

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让我们举老人瑜伽的团体课程为例。你相当熟悉他们的需要:多数的老年人会自比较长的暖身、较简单的动作、一些可预期的排序、以及平衡相关的练习中受益。在这个阶段的欲求会因个体差异而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在设计课程的时候,你必须决定对这个团体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就偏好的部分来说,你知道他们偏好从背部的活动开始、做一些呼吸练习、Savasana的时间长一点,并尽量缩短坐在地板上的时间(之类)。

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但为单独一位老年人设计练习时,必须再量身打造一点。没错,她或许能自你在团体课程中的编排受益,但你必须更清楚她的状态,她练习的目的,才能让她的练习更加有效。了解她的优先考量,才能掌握上课时的方向。你或许会发现,最困扰她的是僵硬的膝盖,这让她走路时感到受限;也或许她有着失眠的问题,以至于每天起床时感到疲惫;也可能她在读报告时,发现自己容易分心。一次精心设计过的瑜伽练习能够以上述任何一种考量为主轴。一旦你清楚她的需求,你就能针对主要议题,拣选适合的瑜伽元素,并恰当的组织在一起。

每个学生的个体差异及个人偏好也是考量的重点。如果练习的内容能让她在某个程度上产生共鸣,并符合她的人格特质,她会比较容易持续这个练习。如果你给她的呼吸技巧让她感到晕眩,又或着你给她的真言梵咒(mantra)让她感到神经紧张,那么不论这些练习多么符合她的「状况」,都不适合「她」。

在初次评估时,我们经常运用瑜伽五个层窍的模型(pancahmaya model),并与学生讨论他们在每一个维度中所面临到的挑战。

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3.调整练习的内容

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在团体课程的形式下,老师主要透过观察学生们练习的过程,以获得学生给你的回馈。了解一些关于损伤及身体限制的预备知识(prior knowledge)会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有些学生可能会表示他们对特定动作的考量,或着要求老师给予替代动作时。以这些讯息为基础,你可能会做些调整,改变一些原本打算放在练习里头的元素。

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但在私人课程中,视觉和口语上的回馈持续不断进行着。根据学生对于练习的反应,所有练习中的元素都可以被调整。有时这些调整很小,例如在某个动作中改变手臂的位置;有时调整可能很大,你可能得重新组织整个练习。依据学生对于练习的体验来微调排序是个精细复杂的过程。唯一能知道某个练习是否能达到期待效果的方法,是让学生自我练习。

4.回家自我练习

为什么学生需要回家自我练习?因为在一堂课、甚至是长达一周的时间中,我们能完成的有限。我们需要将权力交付给学生,让她知道改变是可能发生的,且与她的行动息息相关。学生需要学习有那些事是他们可以为自己做的。这包括了在一天的生活中,对身、心运用的方式保持正念觉察(垫子外的瑜伽),以及保持适合自己的瑜伽练习(垫子上的瑜伽)。我们的工作是确保她对回家自我练习感到自在(因此给学生的练习讲义很有用),追踪她的练习进度,并根据她的回馈微调回家自我练习的内容。

瑜伽私人课程和团体课程的不同

在帕坦加利的〈瑜伽经〉中有一条优美的经文(1.22),大致上可这么翻译:「你往目标前进的速度,与你的对目标的信念,以及为此投入的努力息息相关。」相当合理,是吧?如果你的练习偶一为之,并对练习带有存疑,那么你将花费相当长的时间。但如果你频繁练习,并对此深信不疑,你将比较快达到你的目标。这就是为何回家自我练习是重要的。

5.多变性

在团体课程中,保持练习内容的多变性是相当合宜的。来上团体课程的人通常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又或着他们知道,但不想自己做。多变的练习内容是相当重要的,有助于以不同的方式挑战学生的身体,并能在至少几周内,让学生的各个关节经验完整的活动范围。在瑜伽练习中变换主题对学生是有益的,比如说,在一堂课中,聚焦在肩颈的练习;下一堂课时则改为提升活力;然后再下下一堂课时,则以类似「稳定度」的概念为主轴。除此之外,我们鼓励学生自我觉察,而非透过「外在审核(checking out)」,鼓励学生在课堂中全程参与,并渐渐引起学生对瑜伽其它练习的兴趣(例如:生命能量控制法、冥想、唱诵等等)

通常,为每一堂私人课程设计全新的练习会带来不良的效果。我们的目标是鼓励学生能够回家自我练习,因此我们必须确保学生自我练习时是感到自在的。在瑜伽的练习中,「如何做」跟「做什么」同等的重要,如果练习的内容不断变化,学生就很难记得真正能带来改变的重要细节。我们一开始会依据学生的需要、欲求以及执行的意愿,发展出一套初步的练习(通常我们会从3~4个动作,以及一些呼吸觉知的练习开始)。在接下来的课程中,我们通常会确认她的进展,重新探讨她所做的,校正他的错误,根据她的回馈稍微做些变化,并鼓励她持续练习。唯有当她持续自我练习一段时间后,我们才能判断练习的效果。

6.时间长度

团体课程的长度平均落在75到90分钟之间,这让我们有足够的空间挥洒,并让练习涵盖「该有的一切」。而私人课程通常为60分钟长,其中有些时间用在聆听学生的回馈,并对学生解释这些练习的特性与注意事项。学生回家自我练习所花的时间通常介于10到30分钟之间,平均落在20分钟左右。现代人都很忙碌,仅有少数人能够奢华地每天花上75分钟练瑜珈。因此给予学生的练习必须根据学生的需求而精心拣选,简单明了且具体,而非随机挑选,一体适用的。练习的排序随着课程的推进,会不断跟着微调。

瑜伽是一种强而有力且全面性的系统,能够在许多层次上对学生带来影响──包含肉体上、能量上、心理情绪上和灵性上。对一个瑜伽老师来说,他可以运用团体课程和私人课程来促进转化的过程。两种课程的主要差异在于,在团体课程中,老师扮演领导者的角色,为整个团体设定了练习的走向。然而在私人课程中,老师是学生的伙伴,老师唯一的目的是为学生独一无二的个人转化过程提供支持。

 

 

相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