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曾有位学生,由于精神上有些状况,无法将内在的对话留在口中。因此每当她来上我的课时,总会不停地回馈她对每个动作的感受。如果我走到她低语呢喃的听力范围,便会听到诸如:「我无法继续停在这了──我们究竟得在这该死的姿势停多久?老师是忘了我的存在吗?这也太不舒服了;让我离开这,我恨透这件事了!」等等。我必须承认,这情形一开始让我感到心神不宁。但每堂课结束后,她会来到我面前,告诉我这堂课带给她极大的释放,并对此表示感谢。

渐渐地,我开始了解这是她正在经历的过程。而如果我们够诚实,也会承认当我们偶然受阻时(不论是生理或心理上),心中会浮出类似的想法。此时我们得决定是继续待着,还是离开。在瑜伽体式中停留教导我们如何处理这些阻力,并加以克服。当然,这样的观点并不适用于那些体式正带来实质身体疼痛的情形。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完全退出动作,或着修改动作,才能在不造成损伤的前提下自体式中受益。

上周我们讨论到如何透过反覆同样的体式,来为接下来的停留做好身体与心理上的准备。反覆几回合后再进入静态停留,能带来更深刻身体、生理及身心上的转化。

在动作中停留为身体带来的功效远不仅于牵拉肌肉。它同时影响我们的肌肉和结缔组织,并传送讯号给自律神经系统。如果我们未先反覆同一体式几次,则动作停留所产生的效果较差,甚至可能带来反效果(若静态停留对肌肉的挑战过大,则肌肉将不会放松,反倒会进一步收缩以自我保护。)透过渐进式地牵拉(在收缩之后),肌肉会受到敦促而慢慢地放松,并适应新的动作范围,增加耐受度(tolerance)。

从筋膜的层次来看,保持组织的水合(hydrated)相当重要。 Brook Thomas将脱水的筋膜譬喻为干掉的家用海绵──相当地脆(1)。但如果你将海绵进入水中,它会变得柔软有弹性。保持筋膜适当的水合有助于结缔组织之间的滑动,而非沾黏,并能轻松地应对内力及外力作出调整。要如何保持筋膜的水合呢?透过动作与徒手操作。徒手操作就像你的徒手治疗师所对你做的,而动作则必须靠你自己。在你试图让张力沿着肌筋膜线(张力线)重新分布之前,必须先润滑你的结缔组织。

让我们做点澄清──个别肌肉的张力,和沿着肌筋膜线分布的张力,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异。肌肉的张力意指肌肉被锁在短缩的状态,无法正常运作。因此我们希望让肌肉释放长期绷紧的张力。而另一方面,肌筋膜沿线「永远」都有张力存在,因为这是身体协调多个部位、维持直立、并保持活动度的方式。 (就好比马戏团的帐篷需要让张力沿着所有的绳索平均分布,以维持帐篷的平衡与稳定。当然,比起帐篷,人体复杂多了。)

因此,本质上来说,问题不在于释放张力,而是如何让张力「重新分布」。当每条肌筋膜线皆做好其支撑结构的本分,并维持健康的张力,那么身体将是平衡而无痛的。当一条(或着更多)肌筋膜线处于向心负载(拉),而另一条(或着更多)处于离心负载(被拉)时,那么问题就出现了。

大部分的瑜伽动作会沿着肌筋膜线施加拉力,这能让肌筋膜线之间相当有效地调节张力。

我们必须留心观察,避免过度牵拉本已绷紧的区域。如果你的身体后侧长期收缩,而前侧绷紧无力,那么花太多时间做后弯,且并未透过前弯加以平衡,仅会让情况更加恶化。一般来说,你并不需要针对看似有着相反身体需求的学生们重新编排整堂练习。举例来说,前侧结构紧绷与后侧结构紧绷的学生皆能自下面一连串的动作中受益,差别在于,他们得在不同的体式中停留。 (前侧紧绷的学生可能得在Virabhadrasana 1中停留久一点,而后侧紧绷的学生则得在Uttanasana中停留久一些。两者在停留前皆得做好充分准备。)

当然,身为瑜伽练习者,我们不是以张力线的方式思考,我们谈的是能量通道(nadis)。体位法练习总是关乎如何让能量于系统中流动。我的老师Gary Kraftsow将瑜伽体式称为「生命能量帮浦(prana pump)。最终,体位法的目的是透过呼吸的引导,让生命能量经由能量通道于人体系统的不同部位间流动。为了让能量能自由流动,我们需要将身体摆在一个能创造有机性、开敞的能量线的位置,否则就像花园的水管被绞缠般,生命能量将停止流动。

有趣的是,这些有机性的能量线与牵拉时所考量的肌筋膜线紧密呼应。因此不论你的兴趣偏向肉体或偏向能量,都能透过同样的练习获得效果。

不论是自肉体或能量的观点来看,呼吸都是根本。如果你的主要焦点是处理张力线,那么于动作中停留时加深呼吸,会将自律神经系统自活化的交感神经(「让我离开!我无法再忍受了!」)转向副交感神经(「没那么糟。我可以处理的。其实感觉还不赖。」)

如果你练习的主要焦点放在能量层面,那么呼吸是精华所在。在瑜伽的传统中,能量尾随着呼吸与意念。因此仅摆出某个特定姿势是不够的。你必须透过加深呼吸来让事情发生,以呼吸为引导,想像能量沿着主要能量线(也就是脊椎)流动,并运用精微的身体调整让能量线更为敞开。唯有如此,你才能自这动作中获得最大效益。

从身心的层面来看,学生们能自体式停留中经验到深度的解放。取决于你所停留的体式,以及做体式的方式,你会因此而感到更强而有力,或着柔顺接纳,又或着其它状态。这些效果可能来自体式本身(举例来说,在体式中搭配祈祷手势能传达臣服的意涵),来自你拣选体式的方式(你所挑选的练习主题),或着来自学生自身的内在过程(学生基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经验,会对练习产生不同的回应)。我想到一个我老师说过的故事,那时他正在带一位新学生练习──一位紧绷、严肃、于营造业工作的男子,在过去5年来不断遭遇下背痛。在完成他的瑜伽练习后,Gary特别为他找到一个能让他「完全」放松的休息姿势,让他在姿势中停留一会。这位学生的眼泪突然落了下来。这是他5年来首次感到「不痛」。因此不论是否在肉体上充满挑战,于瑜伽体式中停留几个深呼吸皆能有所助益。我们的身上埋藏了各式各样的情绪,且永远不知它们何时会出现。

每个动作都提供了我们观察自身模式(身体和心理)的机会。当我们带着敞开的心、专注的意念练习,便出现转化自身模式的机会,而这不是件容易的事。用Gary Kraftsow的话说:「此时,体位法练习成了我们经验、学习与成长的实验场。」(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